目录

再见了,ACM-ICPC

目录

终于还是来到了这一天,当双手在键盘上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竟有些颤抖。尽管曾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过退役后的场景,也做足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当这一刻真的到来,却有些不知所措。看着 ACM 交流群里热烈的讨论,关上窗口,退出该群;将 ACM 资料小心翼翼的放置在移动硬盘的角落,不小心瞥见 NOIP 退役时存放的资料,记忆一下子席卷而来。在算法竞赛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行走了将近五年,从 NOIP 到 ICPC,是时候说再见了。

此时的我,依然记得多年前第一次提交 A+B 时的激动,记得思索半天推导出 Segment Tree 时的满足,记得苦思冥想理解 Dancing Links 时的欣喜,记得写完几本草稿本后证明 Binary Indexed Tree 时的顿悟,记得那无数个奉献给《数据结构》和《算法导论》的日日夜夜,记得一遍遍的 WA 和随之而来的 AC。记得那一个个打训练赛的下午,匆匆忙忙地胡乱吃完从后庄带来了晚饭,便投入下一场比赛。记得水平日渐提高时的欣喜以及发挥失常后的焦急。

那无数在实验室刷题的时光,除了让我体会到了较之高三更为枯燥的生活,却也给我带来了些许快乐。一群人讨论时事热点时的激烈,徐老师突击检查时的尴尬,准备题目汇报时的担心,为新生赛出题的忙碌,准备新生授课的紧张以及北疆饭店里的谈笑风生都将成为珍贵的记忆,小小的实验室,承载着一群人的梦想,不断的奋斗,只为接近更广阔的天空。

四场比赛,从上海开始,再到长春,辗转北京,最后回到上海,两铜两银,在最后的 EC-Final 中夺得银牌,虽然无缘 World Final,但也算是个不错的成绩。

第一场比赛是华东理工大学承办的上海邀请赛,铜牌,身为常年铁牌的弱校选手,第一次参赛拿到一块铜牌也是意料之外。回来以后便和队友商量,区域赛一定要拿到苏州大学的首枚银牌。第二场比赛是东北师范大学承办的亚洲区域赛(长春站),在我们奋力拼搏五个小时以后成功收获一枚铜牌,为此队友们都低落了许久,徐老师却安慰我们好好准备,还有机会。第三场比赛是北京大学承办的亚洲区域赛(北京站),银牌,不负所望,成功晋级 EC-Final。最后一场便是上海大学承办的 EC-Final,以银牌收尾。

我的算法竞赛道路也就到此结束了,退役的原因很多,一方面作为一名电院的学生,本身课业压力较大,无暇分心;另一方面也是想多接触一些工程,将所学的算法竞赛知识运用于实践。

故事很长,就像一场长长的宴会,大家说说笑笑,戛然而止,来不及一一道别。

感谢一路帮助过我的父母、老师和朋友,陪伴我度过快乐的 ACM 生涯。

感谢曾经的队友,我会记得你们 CARRY 过我的每一场比赛。

感谢 ACM 交流群,和大家谈笑风生是我的荣幸。

最后,愿我们都前程似锦。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时值交配,黯闻吾凯退役,悲恸难舍。

wuli 凯凯,伟大的哲♂学家,算法家,数学家,无产阶级手速学家,双蛋炒饭鉴赏家,曾以 22 发 hack 一举闻名于世,聪慧厉行,为人果断,擅长 a 题,世所罕见,虽偶遇坎坷,非十多发而不能 a 者,然刚烈之精神永存。

嗟乎,写作王凯,读作 dān shēng gǒu,与君谈笑风生,恍在昨日。荣辱浮沉,皆明日黄花,望君行趁早,唯约不得的妹子与舍友,不可辜负。

——高可攀